<center id="o8ciq"></center><center id="o8ciq"><s id="o8ciq"></s></center>

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難忘晉綏 » 晉綏娃 »

軍刀的故事

發布日期:2019-05-06 19:17    來源: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    作者:賀遠平
    小時候,依稀記事的時候,家里有一把長長的刀,那把刀的刀刃鋒利無比,家長不讓靠近,顯得格外神秘。長大一點,稍稍懂點事時,才知道這是一把軍刀。
爸爸留下的戰利品--日本軍刀 
    爸爸是軍人,我們住在軍隊大院里,家里有把軍刀也很正常,就不覺得奇怪了。那時院里的小伙伴們聚在一起玩耍,有時會聊一些發現的新鮮事,我對伙伴們說家里有把軍刀的事,許多人沒見過,總想讓我偷著拿出來讓大家瞧瞧。那把軍刀平時都放在父母的臥室里,父母上班后,怕孩子們進去搗亂,把臥室門鎖了,下班回家才打開臥室門,軍刀根本拿不出來。
    歷經滄桑,刀鍔依舊鋒利無比。這把軍刀全刀長98cm,刀柄長25cm,刀鞘長72.3cm,刀鍔厚度0.7cm。據360百科和圖片介紹,這是日軍在二戰時期(1937-1945年)裝備給中高級軍官的官佐軍刀。
    小伙伴們看刀心切,大家七嘴八舌地出主意。最靠譜的主意是,趁著父母在時,潛入房間將平時換氣的小窗插銷拔開,一般家長也不會注意到,等他們上班走了之后可以順窗爬進去拿。這主意不錯,照葫蘆畫瓢還真把軍刀拿出來了。
   日軍罪證--刀鍔上可以看見明顯的砍殺痕跡,這把軍刀不知殺戮了多少中國平民和抗日志士!
   伙伴們看著高興,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發表自己對軍刀的見解。有的說這是馬刀,是騎兵用的,內蒙的騎兵部隊多,他們每人都有一把,騎著戰馬,手里揮舞著馬刀,別提有多威武了;也有的說不像是馬刀,見過的人說馬刀比這把刀短一些,畢竟小伙伴里騎兵的后代也有幾個;有歲數稍大些的伙伴說,像是日本軍刀,在電影里看到過,多數伙伴應和著,只有少數固持己見。大家等待我的結論,我也說不清楚,只知道自己的父親在打鬼子的時候當過騎兵,可能是那時候部隊發的留下來的。
    看到大家都在一個大院住著,父親們又都在部隊工作,居然別人家沒有,只有我家有而感到無比自豪!之后時不時的在小伙伴們面前吹吹,借以抬高自己。
一把把日軍軍刀沾滿了中國老百姓的鮮血   網絡照片
      過了沒多久,文革爆發了,工廠停工,學校停課,人們紛紛走上街頭,參與到轟轟烈烈的文化革命當中。還沒明白怎么回事時,似乎一夜之間,自己的父親成了被批斗的黑幫分子。造反組織成員把父親揪出去開批斗會,又成群結伙的來家里搜找證據,借此抄走不少東西,我們只能躲在一邊看著,不敢出聲。最使我擔心的是家里那把軍刀,那時我很幼稚,覺得他們就是沖著那把軍刀來的?缮衿娴氖,來人居然沒把軍刀抄走,軍刀不見了,也沒再給父親多增加一份罪證。后來聽母親說,當時怕被抄走,把軍刀藏起來了,藏到哪里也沒說。過些年后,軍刀像是變戲法一樣又回到了家里。
掛環和刀緒
     我參軍入伍后,一次回到家里,在父親的書房里看到了軍刀,這時我已經確定知道這是一把日本軍刀。有了部隊的從軍教育,我對父輩過去戰爭年代的經歷也有了濃厚的興趣,問父親這把日本軍刀的來歷。
 
護手
     父親告訴我這是戰利品,是過去和日本人打仗繳獲來的,我追問戰斗一定很激烈吧。父親說非常的激烈,那次戰斗打的很辛苦,有日本鬼子的正規軍還有大量的偽軍,偽軍雖說人不少,但很容易被打跑或殲滅。鬼子就不同了,他們很頑強,所以仗打得辛苦些,我方也付出了傷亡的代價。最后除部分被殲滅外,鬼子和偽軍逃竄回了歸綏(現呼和浩特市),這把日本鬼子的軍刀就是繳獲的戰利品之一。 
刀柄
   在打掃戰場時,這把日本軍刀交給了大青山騎兵支隊姚喆司令員。父親當時在支隊司令部任作戰參謀,緊隨著姚司令員左右,姚司令員讓父親負責保管這把刀。這之后,部隊輾轉活動,不論到哪里,父親都小心翼翼保護著這個戰利品。
大青山騎兵支隊姚喆司令員
      有一次,突遇情況,鬼子來襲,鬼子也是騎兵,運動很快,機關在部隊的掩護下迅速轉移突圍,父親背上地圖等作戰資料和軍刀,來不及帶自己的裝備,隨部隊突圍出去轉移到了安全地方。姚司令員關心的問起地圖等軍用資料,看到父親保護的很好,也看到了軍刀依然還在,他特意表揚了父親,并將戰刀獎勵給父親留作紀念。
    
太原成成中學老校友后代文物捐贈儀式在北京舉行
    雖然父親自己的裝備沒來的及帶,晚上睡覺沒了被子蓋,也沒了衣服換,但父親的心里卻是暖呼呼的。獎勵的雖說是一件戰利品,但意義不同,首先是支隊領導對父親的行為表示肯定和信任,其次是通過這把日本軍刀讓父親牢記日本鬼子侵略戰爭屠殺我軍民的罪惡鐵證,激起為犧牲戰友報仇的決心!至此往后,父親更是用心保管了。 
 捐贈現場。左起:捐贈人賀遠平、成中副校長季禾。 
    全國解放后,父親留在了部隊,繼續為部隊的革命化和現代化努力工作著。擔子重了些,工作更忙了,軍刀始終放在他每天都能看到的地方。軍隊工作調動比較頻繁,無論家搬到哪里,軍刀都放在臥室。
成中紀檢書記米建華(左)向賀遠平頒發捐贈證書。右為副校長季禾。
    后來父親年齡大了離休了,軍刀放在書房里,父親的晚年,由于腿腳不好,不方便走動了,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書房里,不停的抄抄寫寫,整理過去戰爭年代的一些資料。每天望著軍刀,使他能夠很快回憶起戰爭年代的一些往事,回憶起一個個為民族解放斗爭而倒下犧牲的同學們、戰友們……!
   在京的部分成中老校友后代向母校捐贈了書籍、老照片。左起:米建華、冀樹青、修素娥、杜秀文、賀遠平、朱瑞平、季禾、成成中學馬東新老師。
    今年適逢父親的母校太原成成中學建校95周年,新校園的校史館擴大了規模,校方征集原太原成成中學師生抗日游擊隊這些老校友的遺物。是為了教育一代又一代的學生,讓他們記得成成中學師生抗日游擊隊舉校從軍,投筆從戎,為了國家、民族的解放事業流血犧牲,不忘歷史上日本侵略者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留下日寇的侵略鐵證!
校史館展板之一
    父親的晚年,非常懷念他的母校成成中學,他多次說,他從一個懵懂青年,來到太原成成中學求學,在學校地下黨組織的培養下,在校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民族危亡之際,和全校師生共同拿起武器,走上抗擊日本侵略者的道路,這段歷程最讓他引以為豪!
    作為后人,我將父親珍愛的、記錄他抗擊日寇侵略者的戰利品—日本軍刀,代表全家捐給了他的母校。我想父親的在天之靈也會看到,會感到欣慰的!我們也為了就他一番心愿而感到高興!這是對父親最好的祭奠!
 
鏈接
賀壽祺生平
賀壽祺(1918-2001)
       山西省臨汾縣人。1937年考入太原市成成中學讀書,同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成成中學師生游擊隊(戰動總會抗日游擊第四支隊)戰士、班長;120師晉綏大青山騎兵支隊文書、參謀、副指導員、指導員;綏蒙軍區司令部副科長、科長;綏遠軍區司令部一科科長。
    新中國成立后,歷任綏遠集寧軍分區副參謀長、參謀長;綏蒙軍區司令部辦公室主任;內蒙古軍區平地泉軍分區副司令員;內蒙古軍區動員部部長;烏蘭察布軍分區副司令員、司令員;呼和浩特警備區司令員;內蒙古軍區副參謀長;內蒙古軍區顧問;副軍職離休干部。 
    1955年被授予上校軍銜,榮獲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
  本文作者:賀壽祺之子賀遠平
   照片提供:賀遠平
  本站編輯:杜  瑞

欧美h版经典手机在线看

<center id="o8ciq"></center><center id="o8ciq"><s id="o8ciq"></s></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