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o8ciq"></center><center id="o8ciq"><s id="o8ciq"></s></center>

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難忘晉綏 » 晉綏娃 »

南下南下(三)

發布日期:2019-02-19 15:35    來源: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    作者:任洪凌
    --兼懷我的父親葉石 
    南下的道路崎嶇險阻,而一個北方人忽然要去南方生活,當時很多人心里都是沒底的。工作團在西安停留期間,以馬識途為代表的成都地下黨,來為大家接風,并且詳細介紹了四川的情況,包括社會情況、風土人情、氣候特點、方言俚語等等。11月下旬,劉鄧率領的第二野戰軍迅速解放了重慶和瀘州、宜賓等川南重鎮,12月上中旬又攻占了內江、簡陽、仁壽、眉山、蒲江、彭山、大邑等地,完成了從南線迂回包圍敵人的部署。胡宗南得知這一情況,便向南迅速撤退。我北線人民解放軍18兵團和7軍19師等部,在賀龍、李井泉等同志的指揮下,很快解放了陜南、川北的大片土地,并直逼成都。蔣介石見大事不妙,乘飛機倉皇出逃臺灣,蔣家王朝頃刻間分崩離析。為配合前方戰事,“工作團”于12月上旬離開西安,部分同志乘火車到達寶雞,大部分同志仍然步行。這時候已經是嚴冬了,從寶雞出發后,頂風冒雪,在過秦嶺時,正好遇到大雪飄飛,工作團在冰天雪地的秦嶺上餐風露宿,晚上幾十個人一伙一伙的在修路工人或伐木工人棄置的沒有門窗的空房子里,鋪上雜草擠在一起睡,屋外寒風凌冽;進入四川境內后,河流較多,道路泥濘,水淺時挽起褲腿赤腳趟過,遇到大河,橋梁被敵人破壞,就借用當地居民的木板搭橋過河。在向陜南的留壩、褒城挺近時,由于胡宗南部隊破壞了公路橋梁,還埋設了很多地雷,“工作團”不得不按照掃雷部隊指定的路線前進。很多人腳凍傷了、打泡了,仍然忍痛前行。
南下工作團行軍途中    馮秉昭供稿
       在褒城,工作團接到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等當地軍閥于12月9日率部起義的消息,士氣大振,加快了前進的步伐,很快便進入了四川的廣元、劍閣等地。由于事先有了安排,一路之上,都有南下干部陸續開始接管解放了的各大城市和地區。12月27日,成都和平解放。12月30日,舉行了盛大的入城儀式。
    2019年1月8日,我來到南下干部高文叔叔家,他已經88歲了,他是南下干部里最年輕的。他是山西臨汾人,1948年,他考入晉綏日報新聞干部訓練班,入川后擔任過軍管會新聞處的秘書,是我父親的下級。據他說,他們新聞干部跟在十八兵團部隊的后面大約三天路程,當他們行進到秦嶺時,忽然接到消息,成都的劉文輝等軍閥率部起義,成都會和平解放。于是上級命令新聞班的同志加快行軍步伐,并且經賀龍同意,調來二十輛嘎斯車,他們上了車,經過三天時間到達新都,參加了入城儀式和軍管會的接管工作。
    當年擔任軍管會政務處長,后擔任省委組織部長的安法孝回憶起當年的趣事,頗有意思:當六十軍在穿過秦嶺的深山峽谷時,沒有和敵人遭遇,卻和猴子打了一仗。原來是山上的猴子看到山谷中的行人,紛紛往下扔石頭,部隊不得不開槍把猴子嚇跑;還有當沿途的老百姓為了慰問軍隊,紛紛送上當地特產橘子,北方來的人不知道要剝皮,一口咬下去又苦又澀,吃一個扔一個。后來賀龍還拿這件事開玩笑說:吃小米山藥蛋長大的山西老鄉吃橘子還連皮吃。
南下工作團邊行軍邊宣傳  馮秉昭供稿
   我的爸爸也給我講過,當部隊進城時,為了表達對解放軍的敬意,有老鄉往卡車上扔橘子表示慰問,大家一陣緊張,還以為是什么武器,結果撿起來一看是酸甜可口的橘子。對于四川方言,北方人剛來時也是很不習慣的,很多話完全聽不懂,有人還編了一句順口溜:“德國的墨水,百分之百的黑。”讓大家用北方話(普通話)和四川話各念一遍,然后因為發音差別太大,念完之后大家都禁不住捧腹大笑。
    安法孝還回憶道:因為有部隊在前面一路開道,講解宣傳,工作團到達時,看到的基本上是一派和平景象了。老百姓在路邊為南下的革命隊伍供應茶水,店鋪照常營業,大家甚至還吃到了北方很少見的甜甜糯糯的湯圓。沿途看到老百姓生活確實很苦,數九寒天,單衣薄褲,衣衫襤褸,頭上裹一塊清布帕子,光腳穿一雙草鞋。老太太提著一筐筐的核桃橘子,沿途叫賣,價格特別便宜。安法孝還回憶說,工作團到廣元縣城,晚上當地地下黨、工商界進步人士和開明士紳還請大家看了一臺川劇,他說:“緊鑼密鼓,鏗鏗鏘鏘,悅耳動聽,唱的是高腔,一人唱眾人和,好像臺上臺下都在唱,平生第一次聽川戲,頗感新鮮......”
本文作者:葉石之女任洪凌

本站編輯:林子


欧美h版经典手机在线看

<center id="o8ciq"></center><center id="o8ciq"><s id="o8ciq"></s></center>